首页都市非洲酋长章节

第十九章 纠缠

推荐阅读:帝凰:神医弃妃白日梦我全球高考七零之悍妇当家我的傻白甜老婆都市之最强狂兵神医嫡女我给前夫当继母超级女婿破云2吞海

(感谢黄金大盟drunkyong的捧场,加更一章)

店主认出宋雨晴跟曹沫是东盛西非分公司的,满嘴的客气话,但验起金锭成色却一点都不马虎。

一番摆弄,确认金锭没有作假,成色也还不错之后,店主这从玻璃柜的角落里取出一只名片盒,将两张烫金的名片,分别递给曹沫、宋雨晴:

“小弟谢思鹏,经营这家小店不容易,刚才真是误会——你们东盛在哪里发现金矿了?上回遇到你们郭经理,可没有听他说啊,你们东盛业务做得这么大,实力那么强,这点小事还需要对我们保密?”

“我叫曹沫,就是东盛公司的小普通员工,外派到德古拉摩,闲得慌,就额外接了点私活,让谢总见笑了。”曹沫新的名片还没有来得及印,拿出分公司职衔挂主管的名片递给谢思鹏。

以后要经常跟这家金店打交道,干私活的事情瞒不过去。

而目前不多的几家驻卡华企,外派员工有不少接私活干,这又不是什么见光就一定会死的机密——像之前曹沫与郭建往集团运往德古拉摩的集装箱里夹带私人物品,还是到德古拉摩之后接触其他同胞打听到的。

再说了,没有直接的利益冲突,谁闲着没事到对方公司的总部告状去?

“你们这个私活,可是不小啊!”谢思鹏做金店卖买,对金矿的兴趣之浓厚,怎么可能是曹沫三言两语能打发的?

见谢思鹏误会金矿是他们几个人联手干的私活,所谓交浅忌言深,曹沫也不想解释太多,含糊的说道:

“隆塔当地有一座金矿,当地开采工艺比较落后,我们就提供点技术支持,换点报酬,也没有什么出息——金矿太小,一个月也就出这点货,谢总都不会看在眼里。”

“那是不是你们的方法还没有到位?我倒认识国内几个在这方面很有经验的老师傅。我虽然说没有太多的经验,但之前在东北也带过一支采金队……”谢思鹏兴趣浓厚的问道。

直觉告诉曹沫,谢思鹏这话不假。

也的确,谢思鹏万里迢迢跑到德古拉摩开金店,总不会就指望卖几件精美的金饰给当地人能发财。

不过,不管怎么说,刚才都差点拨枪相向,没有道理这么急切就谈合作的事。

奥韦马性情表现得再温顺,曹沫也得给他面子,催促谢思鹏赶紧结款。

谢思鹏所图甚远,这次交易完全以足金结款,没有打一点折扣。

此时天边有一丝暮色,但卡奈姆位于赤道附近,天黑得晚,奥韦马这时候出发,还能赶在天彻底黑下来之前赶回伊波古村。

曹沫拿出计划中用于下一步采购柴油等物资的五十万奈拉(不到一千七百美元),交给奥韦马直接带回去找帕里入帐,然后该添置的物资、材料都先添置起来,不需要等他回去。

卡布贾则准备先护送曹沫及宋雨晴、露西到海鲜餐厅之后,然后再找车回去跟家人团聚。

“刚才真是误会,要是不介意,今天晚上就由小弟我来作东赔罪?”谢思鹏这会儿从金店死缠烂打的追出来。

曹沫见谢思鹏的兴趣确实在金矿上,而不是在宋雨晴身上,心想自己要将手里的每一分钱都投到金矿,海峡边新开的海鲜餐厅不会太便宜,有谢思鹏这个冤大头请客,何乐而不为?

…………

…………

谢思鹏在德古拉摩有保镖,就是那刚才那个配枪的保安,曹沫就让卡布贾开着摩托直接回去,他们坐谢思鹏的车到肯尼特

大厦前的海峡海鲜餐厅。

西岸区到处都是污水横流、破败不堪的贫民窟,治安也极为混乱,但作为卡奈姆的旧都,西非最为繁华的都市,那些石油权贵们、殖民者的后裔以及大小酋长及眷属、子嗣们,都还是过着醉生梦死、纸醉金迷的生活。

德古拉摩,是一个贫富分化极端严重的都市。

郊区的农民,一年可能仅有一两百美元的收入,其中仈Jiǔ成还是实物收入,也就是说种植自食的粮食、捕捞狩猎后自用的鱼蟹野物,一年现金收入可能都仅有十几二十美元。

然而曹沫走进海峡边这家新开的、就算是在新海这样的大都市都要算价格不菲的海鲜餐厅,发现这里却也不缺衣冠楚楚的食客。

当然,国内目前也是旱的旱死,涝的涝死。

曹沫现在还是初哥呢。

而在他接受邀请后,谢思鹏让司机将一辆七座的商务车从金店后面的院子里开出来,车里已经坐着一个穿紧身短裙、脸蛋比起宋雨晴还有妩媚性感的小少妇。

小少妇年纪跟宋雨晴差不多,紧身短裙裹得身材凹凸有致,只是略娇小了一些,神色也略显冷淡;曹沫觉得他更喜欢宋雨晴多一些,除了宋雨晴皮肤更细腻雪白,身材要高挑得多,宋第一小说app下载地址xbzs.cc雨晴的性格开朗,容易相处,没有高高端着的感觉。

谢思鹏介绍少妇张敏是金店从国内聘请的秘书兼会计,但看谢思鹏坐上去,跟小少妇的大腿毫无顾忌的紧挨在一起,鬼才信她跟谢思鹏是正当的男女关系。

到餐厅,也是谢思鹏也让张敏替他出面张落一切,完全一副有事秘书干的成功人物姿态,曹沫看了都好不羡慕,心想自己四十岁能有这样,也算混出比他老子强一些的人样了。

…………

…………

曹沫他们好不容易才等到一个靠落地窗,能看到海峡夜景的座位。

张敏多少有些清冷,有什么事她会站起来张罗,却不怎么说话,但谢思鹏真是一点都不生分,坐下来后就主动先说起他的人生经历,以及为什么会在这么一个时机,跑到德古拉摩来闯荡。

跟曹沫猜测一样,国内这两年对破坏环境严重的小规模采金业打击越来越严厉。

国内那些转战新疆、东北的淘金者,也越来越没利可图,还要担心随时会被取缔、重罚,有一部分人转行,有一部分人则将视野转向缅甸、朝鲜等周边国家。

谢思鹏之前在国内有一支采金队,他也是看到国内这个行业,已经没有什么机会了,听说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各国都以盛产黄金出名,一年前解散采金队,自己先跑到德古拉摩来看形势。

谢思鹏也有离开德古拉摩,到卡奈姆比较有名的几个黄金产区看过,但这两年进入西非的华商、华资企业还是太少,要是遇到什么事,连个彼此帮衬的同乡都没有。

再个,地方上治安如此混乱,也就德古拉摩叫人稍稍有些安全感,谢思鹏孤身一人,也不敢轻易深入卡奈姆的腹地投资采金业。

当然,他也看好非洲的发展机会,这才在德古拉摩先开了一家金店观望形势,同时也是先打基础。

“这些在国内都是落后产能了,往后生存空间越来越狭窄,而我们这代人,这几十年敢拼敢闯,但说到什么高新科技产业,就摸不着头脑了——非洲是贫穷落后,但对我们来说,就像是几十年前未发展起来的中国,多多少少能找到熟悉的感觉,”谢思鹏感概的说道,“曹总也有这样的感触吧?”

“我年纪小,还

没有资格像谢总发出这样的感概!”曹沫笑着说道。

“谢总是把曹沫当同辈人了吧?”宋雨晴坐在一旁“噗嗤”笑出声来,又跟曹沫开玩笑的说道,“我就说你进林子一个月不出来,跟着野人似的,看你把谢总都给骗了……”

“……小兄弟今年怎么也应该有三十多了吧?”谢思鹏微微一愣,迟疑的问道。

这时候外面天色已经暗了下来,餐厅里光线明亮,玻璃窗仿佛一面明亮的镜子。

曹沫侧脸看过去,就见玻璃窗里倒映出来的自己,真是算不上稚嫩。

他在丛林深处的工棚里生活了一个月,回到德古拉摩赶时间,仅仅是草草收拾了一番,胡须都没有刮干净,草草梳过的头发,骑摩托车被风一吹,又变得乱蓬蓬的,皮肤风吹雨淋变得粗糙不说,一年多时间还就晒成古铜色。

几个因素加在一起,确实不怎么像是二十刚出头的人,但怎么看也不像三十开外啊。

“我今年才二十一岁。”这个没有什么隐瞒的,曹沫坦然相告。

“啊!”谢思鹏这才真正吃惊不小,说道,“那哥哥卖个老,称你一声老弟,老弟刚才能那么严厉的镇住那黑大汉,叫那个像狗熊一样暴躁的黑大汉很快就安静下来——这可不像你这个年纪的人能做到的啊!”

曹沫平时对奥韦马多少还是巴结的,有什么事都是好言好语商议,他指望将奥韦马的毛给捋顺了,才能将采金队的其他人镇住。

今天厉色相对,特么也是情急之下阻止奥韦马跑出去拿枪。

至于奥韦马后来为何突然什么脾气都没有了,曹沫也不知道。

虽然他现在的直觉变得出奇的敏锐,可以说是有些心灵感应的意味,但毕竟不是读心术,能将人心的想法完完全全的解读出来。

“谢总说奥韦马啊,他平时脾气很温和的,今天却是谢总你们说话太不注意分寸了。奥韦马是个老兵,特别重视荣誊,这个是他的痛点,忍受不了别人说他这个。不过,除开这个,平时开点玩笑,或许说话严厉些,他都无所谓的。”曹沫随口胡扯道。

虽然谢思鹏流露出强烈要合作的意愿,但除了交浅忌言深外,曹沫此时并没有要跟谁合作的心思。

倒不是什么防备。

除了在卡奈姆要低调行事外,还主要的还是他现在的资本太有限。

谢思鹏这种能到德古拉摩开金店,身边聘请专业保镖的主,身家怎么也得有个三五百万美元吧?

再多估计也不会有。

曹沫在伊波古金矿总共才投入两万美元的资金,拿什么去跟一下子可能拿出上百万美元投资的谢思鹏进行密切合作?

谢思鹏仅仅拿三四万美金甚至拿二十万美元,参股采金公司换走足以叫他满意的股份,曹沫自己还不乐意呢——他现在独占伊波古村的金矿,潜在价值绝对不止于三五十万美元这个级数。

然而,他要是叫谢思鹏拿出上百万美元的投资,换走三四十个点的股份,谢思鹏他乐意吗?

再者说了,谢思鹏敢拿着几百万美元的身家,孤身闯荡非洲,会是吃素的主?

相信只有实力对等的合作伙伴,才有可能赢得谢思鹏的真正尊重。

现在各方面实力都不对等,即便勉强合作,谁知道日后会闹出怎样的不愉快来?

当然,黄金兑换的业务,目前除了谢思鹏外,曹沫暂时在德古拉摩还找不到更好的合作对象……

点击下载第一小说app安卓客户端,无弹窗,无广告>>
相邻小说: 陆少的暖婚新妻我的邻居是柯南子不语聊天群怪物说谁刀剑神域之傲剑凌霄万族之劫异世界之雄霸一方美利坚恶魔农场生者无生梦现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