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玄幻苍生界祖章节

第八百九十五章:真正的庸医

推荐阅读:不二之臣破云2吞海帝凰:神医弃妃全球高考修罗武神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神医嫡女归一超级女婿我给前夫当继母

有了免费的宣传,病患便会接踵而至,愈来愈多的弟子脱离原本的队伍,围在薛凡前方,将薛凡四面围得水泄不通。

薛凡望着拥挤的人群,望着他们眼底迫切的神色,面露风轻云淡的微笑:“好了!大家别挤!一个一个慢慢来!”

薛凡说完,将其团团围住的弟子便一瞬散开,而后争先恐后地排成一条长龙。

无论是排在薛凡前方队伍中的弟子,还是排在景卓前方队伍中的弟子,此刻皆探出头,将好奇的目光移向薛凡身旁的木桶。

薛凡望着排成长龙的一众弟子,拿起手中的小碗,一脸微笑道:“诸位,想要疗伤,一小碗神液便可,你们都是修士,无需我代劳,自行取用,但切记,只能取一小碗。”

说完,薛凡便望着距离自己最近且已经迫不及待的弟子道:“开始吧!”

也就在薛凡话音落下的瞬间,排在第一个的弟子直接抬起手,打出一道灵力,将足量的药液取出木桶,而后吞入腹中。

薛凡治病疗伤的速度,远比挨个诊治的景卓更快,这让许多原本在景卓队伍里排起长龙的弟子心动。

一部分弟子不愿继续浪费时间,齐齐离开原本的队伍,来到薛凡病患队伍的最后方排好。

景卓见此,忍不住皱起眉头,但却并未过分在意,而是继续医治队伍中的病患。

非凡的药液,为薛凡招揽了太多的病患,也是因此,木桶内的药液很快便见底。

当最后一丝药液被取走之后,排队的弟子全部都眼巴巴地望着薛凡,而薛凡则是一脸尴尬道:“今日药液已经用光!不好意思!”

薛凡说完,队伍中当即传出不满的声音:“没有了你就现场配药啊!我们排了这么久的队!你不会拿我们寻开心吧?”

“对啊!我们排了这么久的队!你这算什么?拿我们寻开心?”

一时间,怨声四起,众弟子对薛凡很是不满,对此,薛凡也无可奈何,只是感到心累。

薛凡药液的主要成分是自己的鲜血,药液里搭配的药材其实都是些普普通通的、没有任何作用的药材,薛凡加入这些药材的目的,仅仅只是为了达到掩人耳目的作用。

薛凡不是修士,他仅仅只是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人,他的生血能力与一般人并无二致,并不如修士一般迅速。

薛凡的鲜血虽有奇效,但今日放血已经达到极限,若是继续放血,薛凡铁定会因过度失血当即倒在地上。

冲破云霄的怨气对景卓并没有什么影响,景卓依旧在不紧不慢地为自己队伍中的病患一一诊治。

终于,对薛凡失望透顶的弟子脱离了薛凡的队伍,转而在景卓队伍后方排好,仅仅十息,薛凡前方便空无一人。

伴随着弟子散去,薛凡的耳根终于回归清净,但此刻的清净,却是暴风雨即将来临的前兆,更大的风暴,将在随后被点燃。

薛凡是一个药灵,即便再怎么不凡,他也依旧仅仅只是一个药灵,而非药师。

药灵存在的意义,是为了治疗炼体师修行途中**所受之伤势,而非世间所有伤病。

世间疑难杂症不计其数,即便世间有妙手回春之能的神医都不可能说药到病除,更别说仅仅只是药灵的薛凡。

终于,患有疑难杂症者喝下薛凡药液后伤势未能得到好转,随之一个接一个找上薛凡。

“究竟怎么回事?我的病为何见不到一点好转?为什么他们都能被治好?为什么我不能被治好?这不是神药

吗?”

“对啊!我灵魂受的创伤不过是小小的创伤,为何他们大病都能痊愈?我灵魂上小小的创伤无法痊愈?”

“你这不是神药吗?为什么无法医治我的顽疾?到底是怎么回事?”

质疑声之后,怒喝声便接踵而至:“你个庸医,为了赢得这场比试的胜利,手段竟如此龌龊,打着神药的幌子,诓骗我等。”

“你这药究竟是什么药?是真有神效的药?还是你也并不知道这药究竟有何疗效?你之所以如此,是否是在拿我们做实验?”

“你究竟有没有拿我们做实验?你究竟安的是什么心?你这个庸医!”

“对!庸医!呸!”

“呸!”

“呸!”

有人带头之后,其余弟子争相模仿,齐齐朝薛凡吐了口口水,以表达自己内心的愤怒。

薛凡虽是大人模样,但却还是一个不怎么成熟的小孩子,他哪里受过这种冤枉气?一个没忍住,差点哭出声来。

见此,冰倾城也是无奈地摇摇头,她虽然心疼,却也并未偏袒,她没有阻止一众弟子,只是静静地看着一切发生。

在冰倾城等一众人的眼中,薛凡的确是个小孩子,但他却已经长大,一切的一切都要经历,没有经历,他便永远都长不大。

冰倾城能忍住,君逸尘可不能忍,要问为何,还是因为一众弟子的做法太过分。

君逸尘用冰冷的目光扫视一众弟子,而后沉着脸道:“骂什么骂?泼妇吗?再骂信不信我抽你们?”

君逸尘说完,一弟子便怒喝道:“抽我?来啊!谷主就在这里!我倒要看看!当着谷主的面!你如何抽我!”

说完,该弟子便抬头挺胸,一脸挑衅地望着君逸尘,而君逸尘则是咬牙切齿地望着该弟子,心中有着说不出来的愤怒。

见君逸尘并未动手,该弟子立马得意起来:“这么着急为他出头!你是何人?你难道跟他是一路人?”

君逸尘板着脸道:“怎么?难道不行?”

该弟子笑道:“可以啊!你们行骗居然都骗到飞雪谷来了!是谁借给你们的胆子?”

君逸尘一脸得意道:“你们谷主就在这里,想要知道的话,为何不问问你们谷主?”

君逸尘说完,先前出声的弟子立马朝冰倾城望去,也就在看见冰倾城面无表情的脸庞后,他闭上了欲言又止的嘴。

君逸尘得意笑道:“问啊!怎么不问了?你们谷主不就在这里吗?”

该弟子冷冷道:“你叫我问我就问?你当你是谁啊!你有什么资格命令我?”

君逸尘上下打量着该弟子,随之笑道:“我再怎么说也算是你的师兄吧?你就是这么跟师兄说话的吗?”

“师兄?”该弟子不屑,随之一脸傲然道:“就你?你也配成为我的师兄?”

君逸尘皱着眉道:“你穿着天风峰的弟子服,是天风峰的弟子,我比你入门早很久,难道我不能算是你的师兄?”

“你是我天风峰的师兄?”该弟子眉头一挑,一脸冷笑道:“我怎么没见过你?当着谷主的面,你······”

该弟子没有继续说下去,因为他似乎明白了一个道理,当着冰倾城的面,君逸尘敢如此说,可能只有一个,君逸尘真的是天风峰的弟子。

君逸尘微笑道:“你不认识我,仅仅只能证明你入门比较晚,并不能说明其他。”

“你刚刚不是说了吗?谷主就在这里!你若是不信!问谷主便

是!”

君逸尘说完,也不等先前弟子发问,冰倾城便轻声道:“他的确是你们天风峰的弟子!也的确是你的师兄!”

先前弟子愣住,而后一脸歉意地望着君逸尘:“师兄!不好意思!我入门比较晚!”

君逸尘淡淡笑道:“没事,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小凡没法治好你们,你们去找景卓峰主便是,无需在此吵闹,传出去,人家又要说我天风峰的人没有胸怀。”

先前弟子点点头,随之便转身离开,而后排到另一边队伍的最后方。

君逸尘是天风峰的师兄,能压住天风峰的师弟,但却压不住其余诸峰的师弟,其余诸峰的人并未离开,依旧对薛凡做着先前之事。

从君逸尘离开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八年多将近九年的时间,内谷弟子早已换了一茬又一茬,认识君逸尘的弟子,大部分都已经到飞雪秘境修炼或是离开飞雪谷外出历练。

现在,整个内谷,除了诸峰峰主和诸峰少许修为强大的师兄姐,哪里还有人认识君逸尘?

君逸尘望着其余几峰的弟子,说了许多,可却没一个人听得进去他的话,其余诸峰的弟子依旧如之前一般,将薛凡骂了个狗血淋头,更有甚者,将君逸尘等人也带了进去。

一众弟子围着薛凡,你一言、我一言地咆哮着、怒骂着,看其架势,今日是不会善罢甘休,定要讨个说法。

薛凡是薛云的药灵,他是薛云内心的镜子,能反映出薛云的心,从他的身上,也能看到薛云的影子。

做错了事,就要挨打,挨打就要立正,薛凡没有闪躲,即便一众弟子用最恶毒的言语对他进行人身攻击。

薛凡不会躲,更不可能躲,遇事便躲,不是薛云的作风,更不是他的作风。

薛凡没有说什么好听的话来为自己辩解,的确,争强好胜不愿服输的他为了赢得比试,欺骗了飞雪谷弟子,让飞雪谷弟子对他的药抱有期待,而他却让他们失望。

薛凡能明白一众弟子因何而怒,也知道自己究竟错在了什么地方,他不是错在争强好胜,而是错在学艺不精。

之前,无论遇到任何药材,药灵都能知晓所见药材的各种效用和用法,并不是因为他真的知晓,而是因为他与薛云心灵相通,薛云知晓,他便会知晓。

药典是一本关于药材的百科全书,薛云熟读药典,医术与薛百寿差不了多少,但由于他心底所想都会被薛凡感知到,所以,薛凡以为这一切都是自己的本事,是药灵独有的天赋。

而今,薛云陷入深度昏迷,他没有想法,药灵自然也就变成了一个一无所知的庸医。

也就在今天,药灵知晓是自己错了,他其实并没有什么值得骄傲的天赋,他有的,只是一个完美的大哥。

辱骂声从未●第一小说app下载地址xbzs.cc●断绝,可薛凡的态度却从未因辱骂声而改变半分,他的脸上满满都是歉意。

态度极为恭敬的薛凡安安静静的站在原地,这让一众对他心生怒意的弟子感觉一拳打在棉花上,要多郁闷就有多郁闷。

随着时间的流逝,一众弟子似乎骂够了,但又好像是觉得如此骂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

终于,一众弟子咬牙切齿地离开,回到景卓治疗的队伍,在队伍后面排好。

待到一众弟子离开、身前空无一人,薛凡才深吸一口气,而后长长吐出,眼底除了抱歉之外,还有坚定。

薛凡已经发誓,他不会让这种情况再发生第二次,他也要熟读药典,他也要成为如薛云一样的医师。

点击下载第一小说app安卓客户端,无弹窗,无广告>>
相邻小说: 校草宝贝宠上瘾权利江湖国宝风云轮回者之六道世界神帝归来拳动八荒寻今单身旅程快穿之男神别跑我快追不上武宗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