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次元日常系人生章节

第138章 三思而后行

推荐阅读:我的傻白甜老婆我给前夫当继母全球高考不二之臣天官赐福七零之悍妇当家白日梦我超级女婿破云2吞海神医嫡女

他就说为什么自己在睡梦中的时候,身子总觉得有些沉重,呼吸苦难翻身不能,本来他以为是遇到了什么灵异的鬼压床**,结果没想到在睁眼之后他发现,这根本就不是什么灵异**,只是单纯的墨染秋**。

这个人也不知道怎么想的,穿着一双过膝丝袜,穿着内衣就这样倒在他被子上面睡着了。

······

“啊好吵···”被吵醒的墨染秋有些懵,揉了揉眼睛,又抓了抓头发,环顾了一周后才看向在她身下的李唯。

“呀!这不是我家亲爱的么~终于舍得起床了?”

“不是,你难道不应该先解释一下,这是个什么情况吗?”李唯皱着眉头,脸上有着少许的崩溃。

“我想想啊···”

“本来是洗漱完穿着衣服,准备穿完之后叫你起床的,但是···看你睡得好香的样子,我就也想接着睡···”

“然后你就这样睡着了??”

李唯的语气中多多少少有些难以置信,但思考一下这个人在某些事情上的严重不靠谱,这种事情也不是不可能发生。

“唉。”叹了口气,平淡的接受了这个设定,平淡的推开墨染秋,平淡的裹紧浴袍,去洗漱起床。

虽然不知道墨染秋大早上叫他起来干什么,但是他已经醒了,不知道为什么还有点想哭的冲动。

“咚咚咚。”就在他洗漱完毕准备拿衣服去洗手间里面换的时候,墨染秋正好敲门了。

“哦对了,亲爱的,你出来拿一下你的衣服。”

面对墨染秋的忽然贴心,李唯是有点恐慌的。

小心翼翼的打开门,看着墨染秋手中抱着的衣服,露出了怀疑的神色。

“我记得我昨天不是穿这个的吧···?”

“嗯嗯,但是今天你要穿这个!”

“为什么啊···”

“等会我们要去别的地方!要穿的正式一点!”

“具体···”

“你先换,等你出来我再给你解释,起来晚了赶时间赶时间!”

昨日的算计让李唯现在都心有余悸,如果不是墨染秋的计划他昨天也不会遭遇梦中被404大神制裁的恐怖**。

但是看着墨染秋身上的正装,又看了看她脸上的表情,李唯想着应该不会发生什么奇怪的**。于是从墨染秋手中接过衣服,关上门把衣服挂在门上的挂钩上,开始换衣服。

墨染秋准备的衣服很是讲究。

首先是一件极薄的白色贴身短袖。

穿上之后,再套上一件白衬衫。

与之前的校服衬衫和李唯以前上班时穿的衬衫很是不相同,这件衣服从上身那一瞬间的质感而言,就知道价格不菲。袖口的裁剪也是十分的精妙,金色的袖口与袖口处精细的刺绣都有一种恰到好处的感觉。

黑色的西服裤倒是没有什么出彩之处,只不过在看到内侧Brioni的标志后,李唯沉默了。

整体的衣服颜色是李唯比较习惯的黑色,不是花格子也不是彩色等等要他老命的颜色。

领带是深蓝的,墨染秋还额外配了一个金色的一字领带夹。

将衬衫掖到裤子里,帅气的披上西服外套后,李唯对着镜子打量起了自己。

“嗯···很帅。”

感慨了一番后,李唯推开了门。

“呀!!!”得到的是蹲在地上正在擦皮鞋的墨染秋的尖叫声。

“不愧是我,这衣服买的真好。”

有一说一,这是第一次,李唯对于墨染秋的感慨有些不予苟同的时候。

‘这时候···难道不应该夸我帅吗?’

就在李唯这么想的时候,墨染秋递过来了一双黑袜子和一双皮鞋。

坐在床边,李唯穿上袜子后,提起一只鞋开始端详了起来。

看到这双鞋的第一眼时,李唯就猜测到了它的品牌而现在看着这只鞋外侧特有的刻画以及用大写花体英文字母刻出来的LW时,他的猜测转为了肯定。

这是Berluti的皮鞋。

有一说一,在还年轻的时候,他也曾在这家店前驻足过。

没有别的理由,就是好看。

这双鞋的通体的配色是黑色与棕色。黑色是写后半部分的主题颜色,而棕色则是从脚背逐渐蔓延到鞋尖处。

富有质感的颜色以及反光的质感,让这双鞋充满了高级感。

很合脚,很难想象这是墨染秋送给他的而不是他亲自去购买的衣服。

从内衬的贴身短t开始,西服讲究的无外乎就是正正好好。

裤子不能过紧但也不能过度宽松,裤子拉链以及腰带的部分不能过紧,要不然不单不方便矫正丁位,还会让西服裤子上勾勒出整个轮廓。大叫啥流氓,小叫不行,无论如何这种情况都是不雅观且影响个人气质的。

而过于宽松的话,尤其是裤腿的位置,就会显得很邋遢,让人有一种‘这人的西服怕不是租的吧?’的想法。

上半身衣服的讲究相较于少一点,袖口要正好,不要过长盖过手背,但也不能果断露出一大截衬衫。

而墨染秋这衣服尺寸卡的正好,让他都有些怀疑是不是她偷偷量了自己的尺码···

诶···?

当有这个想法的时候,李唯忽然想起来了些什么。

墨染秋这没有偷偷量,她是光明正大的量了!

在校庆的时候,打着要给他到外面订做精品女装的名义,从上到下基本上是啥都没放过。

‘靠!这个人到底要精于算计到什么地步!!’

当然李唯并没有对于这个问题纠结过久,他现在还有别的事情需要考虑,就比如说,“墨染秋,你给我整了这套衣服花了多少钱?”

虽然李唯看了品牌后大致在心里已经有了个价位了,但是还是忍不住的去问一下。

“嗯?没多少钱,不超过我一个单子赚的钱。”墨染秋随意的摆摆手,对于这种东西丝毫的不在意。

“不是这个问题,咱们两个人现在最多只是男女朋友关系,你别真以为我不知道价格,就你这就给我套西服加上鞋子,少说也得有个六七万吧!!你这忽然间给我一套这样贵重的衣服,不好啊···”李唯抽了抽嘴角,对墨染秋解释起问题的根本。

“六七万而已啊···况且我家亲爱的穿着不是挺好看的嘛!不要太在意这些身外之物啦~”墨染秋甚至都没抬头看李唯,自顾自的收拾着行李箱,似乎这件事情真的就像她所说的那样,不痛不痒完全无所谓。

······

虽然还想继续说点什么,来让墨染秋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但是看着墨染秋忙碌的收拾东西的身影,李唯本人也不是那种坐在床上干瞪眼不会干活的大爷,他选择将事情的前后顺序调换一下,先帮墨染秋收拾完东西后,再继续盘问。

他把自己昨天的穿的衣服鞋袜等等放到了墨染秋拿出来的鞋袋与脏衣带里面,递给墨染秋让他装到行李箱里。

而也就是在这时李唯才发现,墨染秋这行李箱里面准备的东西还真是意外的齐全。

凡所应有无所不有,其中不乏某伟姓产品,剩下的还有一些辣眼睛的就是了。

抽了抽嘴角,按下了心中的吐槽情绪,继续纠结着前面的话题。

“不是不在意的问题···是平白无故的哪有这么占别人便宜的?”

“嗯???你的意思是你占我便宜了?

墨染秋拉好行李箱后,回味着李唯的问题忽然间抓住了这句话的重点。

“是啊,这不叫占便宜这是什么?”

“那你赶快让我把便宜占回来吧!!!”说着,伸出两只手就朝着李唯伸过来。

······

只不过,在走进李唯的时候,墨染秋忽然看到了床头摆放着的小瓶喷雾。

她早已被奇怪东西蒙蔽的脑子,想起来了点正事。

略过李唯走到床头,拿起那一小瓶喷雾对着李唯问道,“亲爱的,啫喱水你要吗?”

“要···”

先前没有工具李唯单纯的用水理了理发型,这种治标不治本的东西,等水蒸发掉了之后,他的头发还是倔强的野草丛生。

“那你去卫生间整头发去,别打扰我收拾东西,赶时间!给你三分钟!等会去下面吃饭,咱们八点半必须出发要不然会迟到的!!!”

虽然有些惊奇于话题的转变速度,但李唯还是很识趣的没有继续刚才的话题,打算等会吃饭的时候或者是路上的时候接着问。

发型的整理李唯可谓是烂熟于心,对于如何打理发型可以让他变得更加帅气,在什么角度配上多少啫喱水然后如何梳可以让他的头发服服帖帖的被处理好他也都记得清清楚楚,可以说墨染秋给出的三分钟是游刃有余,甚至还给了李唯对着镜子多照几下臭美的时间。

开门,门口站着的就是带着墨镜的司机大叔,他在对李唯与墨染秋鞠躬示意后,从墨染秋手中接过行李箱后,就离开了。

一言不发,但随身的气场却让李唯不得不吞了口口水,感慨一声‘大哥666’。

而李唯和墨染秋两个人则是较为悠闲的到二楼去吃早餐。

早上折腾了半天,胃醒了,也是有些饿了。

这顿早饭李唯发挥了自助餐的精神,看似规规矩矩的优雅吃饭实则饿狼扑食。

不过,就是在吃的同时偶尔会感慨一下‘这东西做的还没有我好吃’,而墨染秋对此也表示赞同。

在畅饮一杯热咖啡后,两人擦了擦嘴,用清水漱了漱口又吃了块薄荷糖后,起身卡着点在正正好好八点三十分的时候,坐上了停靠在酒店大门口的车上。

“嘚,现在方便透露一下你到底为什么给我这一身装扮了吗?”李唯对着墨染秋问道。

“嗯,带你去一个重要的地方。”墨染秋配合着李唯的语气回答道。

“具体是什么重要的地方?”

“去一个私人画展。”

“去画展要这么正式?”李唯指着自己身上和墨染秋身上的行头,甚是不解。

上次和墨染秋去画展的时候,两个人穿的要多随便就有多随便,形象说不上丑但也绝对不是如此正式。

“这次画展不一样。这次画展的举办者是协会非常有名的一个老先生,他在美术界的权威不仅仅是身份和荣誉能代表的,他带出来的学生除了能获得名誉之外,美术造诣也会得到很大的提升。”

“所以···?”

“所以这次画展,对外开放是画展,但实际上却是一次内部的招生考核。”

“哦~那这件事情跟我到底有什么关系啊?”

李唯还是很迷惑,内部招生考核跟他到底有什么关系?

“你是不是傻了。”

“你不是想学美术吗?有了他当你的老师,在美术这个圈子里,你至少可以少奋斗个三四年。”

“而且他不【第一小说app下载地址xbzs.cc】是那种单纯的收钱不干好事的老师,他是真的在好好教学生啊!我当初那副画能够拍卖成那个价格,多多少少也是沾了点他名气的光。”

“所以,他是你的老师,你这次其实是想带我去参加这个内部考核?”

李唯终于是捋清了整件事情的脉络。

墨染秋想要他去参加这个私人画展,通过内部招生考核,之后被那位大师收成学生,所以才给他买了这么一套衣服。

“对的!!”感慨于李唯终于抓住了话题的重点,墨染秋甚是欣慰。

“可是我将来并不想画什么油画,我想画漫画来着的···”李唯对于这件事情并不是很上心,也不觉得这是一件能够受重视到花个六七万买个衣服准备到如此地步。

“这就是你思想出问题了,亲爱的。”墨染秋对于李唯的这种说法是不予苟同的。

“漫画、油画、山水画、素描等等东西都被归类为美术,不仅仅是因为它们都是拿笔画出点什么东西来,它们是由相同相似的东西的!

油画跟漫画也并非是完全的不沾边的。

如果你想只当一个普通的画家,碰运气画出来大众喜欢的内容爆火,然后下一本暴死的话,你可以不需要在意这些东西。

我看过你画的漫画。

《魔法少女小圆》是吧?

从这里面,我可以隐约的感受到你有借着漫画想要表达出来的东西,但是还不够全面,有一些单纯的为了致郁而致郁的感觉。

虽然这部魔法少女作品意外的真实,不单单是广泛定义上的童话故事,但是还不够。

你这样画的目的是什么,想要借着作品传达出来的东西是什么,你画的时候最想表示出来的是什么?这些东西我看不出来。

我看得出来你在女性角色的服饰上下了很大的功夫,对于整体漫画的质量和分镜有着研究并且在逐渐进步着,但是真正对于剧情的加工上,我并没有感受到所谓灵魂的东西。

空有其形而意不足。

兴许,它会成为一部足够好的商业作品,但是它对你而言并没有任何的好处。”

李唯听着墨染秋说的东西,感觉着很有道理。

但是这部作品,他只是单纯的觉得‘爱的战士’很有搞头提笔才画的,并没有像墨染秋说的那样,对于剧情设定表达内容有所考量。

魔法少女小圆是对一部很有印象力的漫画,虚渊玄也是一个很出名的作家、编剧,他兴许很有想法,从fate zero的执笔中就不难看出来,但是李唯并不懂。

对于魔法少女这部漫画,他只记得无头学姐的冲击,小圆最后的牺牲,记住的剧情以及后续的发展也仅仅只是单纯的因为四周目五周目的观看。

兴许原作者是有想法的,但是他并没有捕捉到,而漫画、动漫这个东西完全是会因为一个分镜一个侧重点就让整部动漫的立意都变得不一样的。

就比如冰海战记最后的匕首脱落的那一瞬间,再比如鬼灭之刃的那经费爆炸的火焰一刀。

退一万步而言,他现在也就是个文抄公,想要设计出属于自己的剧情还是远远不够的。

“你的意思说,是想让我去学一学,如何画出高深的立意?这东西还能花钱学的?”

能够找到创作自己的剧本的契机,李唯是不想放过的,但是单纯的去跟这个老画家去学习,他就能有这些技能了?

有些难以相信。

“不完全是,但是这些东西你却可以在油画的创作中去锻炼。

油画跟写实画的区别就在于,油画有着画手想要借着作品表达出来的东西,或抽象或写意,又或者画出来的东西就是画家想要表示的东西。

这些手法你完全可以在你的漫画中去表示出来。

就比如说,你魔法少女在契约时所许下的愿望?她们各自的能力,你是否可以下功夫去钻研一下,重新设置一下,让这些的东西也富有寓意,暗指些什么?

日式的名字我不做评价,但是她们的名字中你是否又可以下一些功夫去塑造一下呢?

漫画有的不应当只是王道剧情的重复使用,不停的抄袭与照搬。看得过去的画风,也仅仅只是绘画的基础,你需要深究去钻研的也不应该不仅仅是分镜,你要下功夫钻研剧情啊!

不需要像小说一样,有着华丽通顺的辞藻,但是也不意味着你可以偷工减料,一句话的剧情概括下来,剩下全凭着感觉去画吧!”

墨染秋一番罕见励志的话让李唯从‘基本上无压力碾压同龄人’的自我感觉良好中,清醒了过来。

“这些东西是你平时在画漫画的时候都会考虑的事情吗?”李唯沉思了一会对着墨染秋问道。

“那当然,做事前必须三思而后行。”

虽然这句话由墨染秋说出来,并不具有任何说服性,但在姑且信了她的这一套说辞后,并非是抬杠,李唯又提出了新的问题。

“那也就是说,你画的那些畅销同人漫画也都是有上述的设计的吗?”

“是啊!”

这确实是意料之外的答案。

“可否细讲一下。”作为唯一一部他看到过,并且翻看过两遍以上的漫画,李唯对于墨染秋所说的运用各方面所学的知识取其精华去其糟粕、集中于一点进行加强的表达方式很是好奇。

“同人类漫画的人气基于对于原著中爆火的角色,这是同人漫的起源。所以在画同人漫的时候,必须要铭记,不能恰的cp不恰,没有爆火潜质的角色不画,三观有问题的东西,一律不粉,碰都不要碰,除非是纯粹的为爱发电对于盈利一点都不想的画家又或者是想单纯的玩票,丝毫不需要爱惜羽毛的人。

其次,对于剧情上的设定一定要合理。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这种展开最好。

并且一定要捕捉到原著中的那个备受欢迎的人物最大的闪光点,抓住这一点后进行个人的渲染发挥,让这个角色的某一性格某一特性通过你的剧情深深地烙在读者的脑子里。”

点击下载第一小说app安卓客户端,无弹窗,无广告>>
相邻小说: 我时刻准备着领盒饭开局一条小渔船从收租开始当大佬大国体育我的契约者游戏恶魔公寓侠士是怎么炼成的又见九叔魔王的黑科技从渡鸦开始进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