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言情快穿之养老攻略章节

第九百五十章:我家儿子变娘了(17)

推荐阅读:都市之最强狂兵帝凰:神医弃妃修罗武神不二之臣天官赐福打造超玄幻我给前夫当继母我的傻白甜老婆超级女婿全球高考

不过,此时的张神婆正在疯狂攻击乔木的困阵,根本就没听到乔木的话,所以乔木自然得不到回复。

“妈,妈,我回来了!

我回到自己的身体里了!”

就在乔木正犹豫着要不要加大困阵的难度,或者说让困阵变成杀阵,把张神婆困死在这里的时候。

重新回到自己身体里的柳昀已经兴奋不已的跑到了乔木边上,高兴地抱住乔木的胳膊,报起喜来。

看着傻笑着的儿子,乔木最终还是决定不动手了,当着自己儿子的面杀人总感觉不太好,而且还容易给自己儿子留下一些心理阴影。

就算要动手。

那也可以留等以后。

完全没必要急着这一时半会。

“嗯,回来了就好,既然你们两个灵魂已经换回来了,那我们待会就回去吧,天色也已经不早了,光下山就得花大半个小时,回去还得开一个多小时的车,我们要是再不回去的话,恐怕就得摸黑回去了。

对了,你去把苏蕾蕾扶起来。

她是那个邪术的中间人物。

虽然我已经把邪术破掉了,但她作为中间人物,难免受到了点冲击,所以身体可能稍微有些损伤。

你把她扶起来,然后把我给你的那个气力丸再喂两颗给她,等她醒了我们就赶紧下山,我再去加固一下那个困阵,免得下山的时候那个老太太再动手,至于这个孩子……”

其他事情都还是要好办,可是现在正躺在地上,七窍都隐约有些渗血的苏安平,就不是很好办了。

乔木此时看着他也有点发愁。

虽说他不是幕后凶手,但是他的确是最终的获利者,光这点乔木就没办法用平常心看他,可是现在他不但被断掉了先前一直持续供给的气血力量和生命力,同时还遭受了一定反噬,如果就这么把他放在这边的话,万一死了可就不好了。

现在终究是法治社会。

万一他真在这边死了,然后那个老太太出来再报警啥的,就算乔木有证据证明他的死跟他们无关。

那也终究是件麻烦事。

这【第一小说app下载地址xbzs.cc】才是乔木比较发愁的关键。

“妈,他怎么了?会死吗?

他要是死了,我们……”

柳昀看乔木望向躺在地上的苏安平,自然也把目光注视向了他。

并且看到了他正在七窍流血。

立刻就有些慌张的问道。

别说他一个高中生了,就是一个成年人,突然看到一个人躺在地上七窍流血,那都会有点慌,毕竟又不是混黑道的,正常人哪见过这场面,没有转身就跑已经不错了。

“别担心,暂时死不了。

你先去看苏蕾蕾,

这边我来处理。”

说完,乔木就赶紧蹲下来帮苏安平把了下脉,然后摸着下巴想了想,最终还是决定出点血,再次从系统里取了份续命的阳神丸出来。

喂给苏安平吃掉。

脉象显示,他的身体早就油尽灯枯了,先前之所以能跑能跳,那主要是因为有他姐姐的生命力和通过他姐姐作为中转渠道,传输给他的柳昀的生命力作为仪仗,要是没有这些,估计去年他就该早夭了。

此时乔木取阳神丸出来。

那也只是强行吊住他的阳神。

给他再续上半个月的命。

等他半个月之后死了。

那怎么也掰扯不到他们身上。

喂完药后,乔木又赶紧起身跑到将张神婆困住的那个困阵边上。

在外面多加了好几层阵法。

等叠加的阵法能够将张神婆困住两三个小时之后,这才罢手,并且招呼醒了的苏蕾蕾和柳昀下山。

苏蕾蕾刚开始犹豫了一下。

迟疑的转头看了看躺在地上的她那个不太熟悉的弟弟,但最终还是恨意占上风,扭头跟乔木走了。

……

开车回去的路上。

苏蕾蕾一直都沉默着,而柳昀则是在总算理清了思绪之后,颇有些奇怪的,开始问乔木一些问题:

“妈,事情大概我是明白了。

可是那个张神婆为什么会盯上我,是我的生辰八字有什么奇怪的吗,还是怎么回事,还有我跟苏蕾蕾撞到一起难道也是被人设计的?”

“你没发现,你跟苏蕾蕾是同一天出生的吗,苏蕾蕾跟她弟弟是双胞胎,那么也就意味着你跟苏安平是同年同月同日生,再契合不过。

刚刚我查了一下那个苏安平的身体,原本仅存的一点疑惑总算是解开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张神婆在苏安平三岁的时候,就应该已经利用苏蕾蕾给他续过命了,而且之后她一直都有断断续续的利用苏蕾蕾的生命力,去给苏安平续命。

直到最近两年才断了这行为。

这也是苏蕾蕾过去十几年身体一直都不怎么好,直到最近两年身体才好点,不再生病的主要原因。

说句比较冒昧的话,苏蕾蕾的身体开始变得健康,不再生病应该是十四岁之后吧,十四岁女子来了葵水之后,生命力就带有阴性了。

不适合再给同源弟弟续命了。

之后那两年时间里,张神婆估计也是费了不少功夫,这才找到了其他续命方法,并且找到了愿意帮忙施展这门邪术的人,至于你们两个人撞到一起,应该是有谋划在。

但具体怎么谋划的我不知道。”

乔木一边开车,一边解说着自己的猜想,同时偶尔还通过后视镜看坐在后面的苏蕾蕾是什么表情。

当她说到应该有谋划的时候。

苏蕾蕾明显有所触动,正因如此,乔木才会突然停顿下来,看看苏蕾蕾会不会提供一些相关证据。

过了大概有一分多钟,苏蕾蕾才重新抬头,咬了咬下嘴唇说道:

“应该是有谋划在,那天我记得我是突然收到了我爸的电话,我爸说家里有事,让我快点回去帮忙。

因为比较着急。

所以我骑车速度不免快了点。

之后我有问柳昀,实际上那天回去之后,家里面并没有什么事。

只是家里给我买了个蛋糕。

当时我以为,他们是想给我一个惊喜,所以才会说家里有事情。

现在看来,呵……

阿姨,柳昀,真的很抱歉,我不是故意把你们牵扯进来的,我也不知道我爸我妈和我奶奶会这样。

我……我……真的很抱歉……”

刚开始,苏蕾蕾还能咬紧嘴唇忍住,可是说到后面的时候,她就再也忍不住内心的悲伤和绝望了。

抱歉完之后。

便彻底的放声大哭了起来。

任谁知道自己最亲近的人反倒是最想要自己命的人,都会觉得难以接受,崩溃,更是很正常的事。

此时哭出来反倒是种解脱。

要真一直压抑着。

那乔木才真有点担心。

点击下载第一小说app安卓客户端,无弹窗,无广告>>
相邻小说: 娶悍妇我的群员是大佬我有一个世外桃源我在诸天学仙术快穿之我只想种田农家小福女农女有田有点闲暖君女配拒绝当炮灰女战神的黑包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