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修真元始诸天章节

第四四零章青云直入【中】

推荐阅读:修罗武神破云2吞海白日梦我帝凰:神医弃妃超级女婿归一都市之最强狂兵天官赐福神医嫡女全球高考

————

此时的幽州之野,杀伐煞气席卷滔天,玄色旌旗绵延一方。

万千擂鼓须臾轰鸣大作,犹如天雷地火一朝迸发,十数万大军列阵以待,一名名黑甲士卒执兵戈而立,一座座方阵举起盾牌,其间弓弩大张,一根根弓弦满拉。

“加急军情!加急军情!!”一名快骑斥候一边高呼,一边驾马飞快而来,穿过一座座兵阵,左右刀枪如林,前后盾弩密布。

“报!!”这斥候一路驾马疾驰,直入大军正中,来到镇北大将军行辕前,一踩马镫翻身下马,甲衣铮铮作响,腰间佩刀微微晃动。

郭守信面色沉稳,端坐在行辕之中,左右统兵将领矗立,看着这一斥候,不疾不徐问道:“现今的幽州,是何情况?”

这斥候单膝触地,回道:“禀大将军,幽州城已无碍!”

“幽州州牧举州府之兵三万,集百姓黔首民夫五十万同守幽州,誓与幽州共存亡。白狄王术赤率白狼骑,自抵达幽州城下后,连续两日两夜,不眠不休攻城。虽然白狼骑凶能,可幽州军民竭力抵抗,两方死伤都极为惨重。”

“在最后,几大白狄万夫长轮番上阵,白狄王亦以神魔之躯攻城,被幽州州牧请出幽州鼎重伤,率麾下残兵狼狈而逃。”

“幽州鼎啊!”郭守信的眉头一动,一州有一鼎,大周一十九州,每一州都是中土的一部分,蕴含着凤皇界最精华的气运。

所谓的鼎器,就是为镇压一州气运之用,个中关乎一州无数生灵命脉。亦是一桩当之无愧的重宝神物,唯有州牧亦或是大周皇室中人,才能请动一尊鼎器。

须知,一尊鼎器之重超乎想象,就是神魔也不敢真的与之较力。任意一尊鼎器,都是以一州千万生灵孕育,神力之浩瀚简直不可想象。倘若能请动一十九尊鼎器一起出世,甚至能镇压道果级数的大人物。

当然,鼎器固然强大,但也不是轻易动用的,牵连千万生灵运数,干系何其重大。幽州州牧能请出一尊幽州鼎,也要受得千万生灵运数反噬,才能将这一尊幽州鼎请出来。

郭守信思量了一下,问道:“动用鼎器,大伤元气,杨州牧的身体,可是有不妥之处?”

这一位斥候伏身禀报,道:“州牧大人元气虽伤,但气息雄浑依旧,自是无有不妥。只是白狄王率残兵退出幽州,屯兵大汾塞一带,似是要回返北狄疆域。”

听着斥候禀告,郭守信嘿然冷笑一声,道:“回返北狄?他还能回得去吗?”

先不说白狄王术赤在幽州碰壁,以神魔之躯都未能打下幽州城,狠狠的锉伤了本身的锐气。就是其麾下的几大万夫长,如此频频动用天象级武力,对自身的负担也是不小。

而且,白狄王的大军现今是四处碰壁,已然是人困马乏,与郭守信这等养精蓄锐之军相比,不提士气相差几何,就是在精力、体力上也有着悬殊差距。

在郭守信的眼里,白狄王既然在幽州城下折戟,也就丧失了最后一点翻盘的机会。纵然大汾塞落在其手,最多只是一困兽犹斗,想要鱼死网破还差点火候。

如此想着,郭守信轻轻抬了抬手,道:“退下吧!”

“诺,”这一斥候叩头一拜,起身退后几步之后,一旁有兵甲牵着战马上前,斥候接过缰绳,径直的翻身上马,调转马头拍马而走。

这些斥候都是军中悍卒,一个个不说以一敌百,也是敌数十的强兵,专为大军耳目所用,是一支大军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大汾塞吗?”郭守信看着悬挂的羊皮地图,仔仔细细的看着,这一座极为熟悉的兵塞,目光似乎要透过地图,看到驻守大汾塞的白狄王。

大汾塞号称九塞第一,为大周北方重塞,城墙堪称固若金汤,非人力可以撼动,就是郭守信亲率大军,都不一定能拿下大汾塞。

只是大汾塞现今就是一座孤塞,前有幽州州牧执幽州鼎拦路,后有郭守信大军截断退路,白狄人又没有可用的粮道,大周困也能将占据大汾塞的白狼兵困死。

但凡天象大宗师以上的人物,就有着超凡入圣之躯,自可以吞吐天地精气生存。只是寻常神通、通玄、神变级数的修行人,还是需要以草木精气、飞禽走兽果腹,不能似天象人物一般辟谷养生。

“困兽犹斗么?看来,你也是发觉到危险了,可是……不觉得已经太晚了啊!”

…………

大汾塞,天下第一塞!

北地多风,一道道沙尘飞扬,大汾城塞之上,术赤头发散乱蓬松,唇角干裂脱皮,矗立在塔楼上,面容中带着一丝沧桑。

望着风沙肆虐,术赤面露苦涩,道:“郭镇北,你这个老匹夫,果然滑不溜手,老子就是想找你拼命,都找不到你的影子。”

自烽火台战线,白狼骑兵歼灭镇北军六万甲兵之后,术赤的心神一直有一些压抑,就连大汾塞顺理成章落入他的手里,也不能让术赤紧绷的心神有一些平缓。

这一座大汾塞战略地位确实重要,但前提是塞城中有着足够的积粮,能让几万白狼骑果腹的积粮。而不是现在一般,一个个粮仓空空如也,恨不得连一只老鼠都没有。

看着大汾塞中,那几乎能饿死老鼠的粮仓,还有着地面上浅浅一层尚未脱壳的谷子,无不显示着这已然是一座死城,一座可以困死数万白狼骑兵的死城。

郭守信坚壁清野之举,将整个幽州的粮食、百姓,都汇聚在了一起。以至于白狼骑兵勇则勇矣,可以肆无忌惮的横行在幽州大地上,却不要想在幽州大地上获取一粒谷米。

接二连三的碰壁,让白狼骑兵们的不安日渐扩大,术赤明显感到了白狼骑兵们的这股不安。现在的白狼骑兵就是一个炸药桶,长久以来看不到希望,致使不安正在不断的酝酿,总有一日会有爆炸的一日。

一位万夫长看着白狄王,迟疑了一下,躬身道:“大王,咱们现在该何去何从,若是继续留在幽州,儿郎们怕是要支撑不住了。”

此刻,所有白狄人进入幽州大地时的意气风发,都已在接二连三的碰壁中,化为一片乌有。

白狄人们已经深深知道,中土大周并非待宰的羔羊,幽州也不似传说中的一般物产丰盛,到处都是成堆成堆的米粮牛羊,更不可能任由着白狼子孙予取予求。

这些白狄人对于幽州印象最为深刻的,还是如同阿鼻地狱一般的血肉战场,一声声凄厉哀嚎,也不知是大周士卒,还是白狼骑兵们的。

“走,”在说出此话后,似是泄去了一口气,白狄王术赤胸口一痛,一口咸腥味涌了上来,让他身子不由得一颤,眸子中散发着孤狼一般的危险气息。

幽州鼎不愧是大周鼎器之一,其威力之强绝,让白狄王这位当世神魔都吃了一个大亏。若非白狄王见机得早,而且幽州州牧只有天象境界,发挥不出幽州鼎的巅峰之力,白狄王就真被幽州州牧留在幽州了。

一位万夫长懵懵懂懂,道:“走?大王,咱们还能去到哪里?”

在大汾塞周匝,四面八方的杀机起伏不定,这些万夫长自然是知道现在的处境,心头不无忧虑。

白狄王强撑着,眺望着荒凉的大汾塞,语气平淡之极,道:“还能去哪里,当然是回白狄去。”

另一位中年万夫长皱眉,道:“可是大王,咱们这一趟劫掠一无所获,反而不断的损兵折将。如此就回返北狄,咱们又有何颜面面对,族中上下一张张殷切期望的脸。”

白狄骑兵这一次侵入幽州,根本上还是为了部落族人的温饱生存,其他的一切事情,甚至就连白狄王的宏图大业都是次要的。

白狄王若是现在两手空空的回返部落,可谓是让部族雪上加霜,那些没了最后希望的白狄族人,不说是立刻分崩离析,但人心惶惶之下,做出什么疯狂之事,也都是在情理之中的。

白狄王术赤叹息,道:“本王自然不会忘记这一次的目的,只是郭守信这个老匹夫,他能耗得起,也能等得起,可咱们却是耗不起,更是等不起的。”

“中土大周的底蕴深厚,可以以本伤人,咱们如何能与他们相比?”白狄王迎着众位面露诧异的白狄王,幽幽道:“他这是想用一座天下第一塞,来钓吾这个北狄神魔的性命。所谓【第一小说app下载地址xbzs.cc】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的道理,不只是用作两军对垒上,对于两个势均力敌的对手,也同样适用的。”

更何况,就算是白狄王士气如初,也要为不知何时会出现的幽州鼎分心劳神。

这位白狄王眸子泛着绿光,幽幽道:“他就算是想要吾的性命,也要看看他的刀能不能斩断吾的脖子。”

“命令全军调动,只许带三天的口粮,告诉儿郎们,想要填饱肚子,想要活下去,就去撕烂敌人的喉咙,撕咬敌人的尸体,不然就去做一个饿死鬼。”

点击下载第一小说app安卓客户端,无弹窗,无广告>>
相邻小说: 无垠洪荒历我娘子天下第一洪荒之蚩尤俺们村里有妖怪我能追踪万物大明最后一个狠人大宋第一状元郎打穿西游的唐僧神笔聊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