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言情萌娘女帝的传奇人生章节

133所有人都得给你陪葬

推荐阅读: 破云2吞海我的傻白甜老婆不二之臣修罗武神白日梦我七零之悍妇当家都市之最强狂兵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归一我给前夫当继母

北风吹,雪花飘。

大雪接连下了三天,安婧语待在乐安府已有十来日,越发无趣。每日除了陪安越读书,就是做甜品,再玩玩琵琶唱唱歌,晚上自是陪着自家几个男人。

“小主,天晴了,要不要出去玩?”言欢一大早敲门进来,卷窗帘,打开窗户,让冬日温暖明媚的阳光照射进来。

“嗯……真的?”安婧语睁开惺忪睡眼,揉揉眼睛,见到刺眼的阳光,才相信是真的天晴了。

“我要出去玩!今天一定要出门!”再不出去!她就快要疯了!

安婧语坐起身,准备掀被子下床。

“语儿,再睡一会。”还在睡梦中的尉迟澈嘟囔着,抬起手便把她拉下来,拥入怀里继续睡。

“玉郎,我想出去玩。”她在他怀里挣扎着,撅着小嘴。

“可以啊,就到花园里,不准走出府邸一步。”

“为什么呀?我就要出去玩嘛。”就算谢皇后想对付她,也都有十来天了,总不能让她天天困在府里,甚至一辈子吧!而且谢皇后不可能日日派人守着她吧!

“言欢,你要看着她。”尉迟澈立刻清醒,前几日钟离华森和萧翊可是交待过他要看好她,可不能让她出门,最近外面她的流言蜚语越演越烈,怕她听到了会难受。

“诺!”言欢本来就是想让她在花园晒晒太阳,可不是让她到府邸外面玩。

安婧语闭上嘴,选择放弃。心里想着等晚上他们几个回来给他们脸色看,到时候还准不准让她出门。

银装素裹的乐安府真是美不胜收,宛如被盖上一层层的杯子。

明媚灿烂的阳光洒在雪面上,在日光的照耀下泛起五颜六色的亮光,美不胜收。

花园某处雪地上,某个小女子披着胭脂色斗篷,正开心得蹲在雪地上堆雪人。

“小主,别玩雪了,小心手冻着了。”言欢心疼她玩了二刻钟雪堆的双手,幸好有鹿皮手套戴着,不然指不定那小手冻坏了。

京都的冬日漫长又寒冷,不过雪花飘飘的风景,的确是北国独有的美丽风光。

看着堆起来的小雪人,虽然小是小了一点,但她是第一次堆雪人,还算有模有样,再给它加上一双眼睛和鼻子,就更像个雪人了。

安婧语十分开心,之前的郁闷与烦躁便一扫而空。不能出去就不能出去呗!她也可以自娱自乐的。等堆完了雪人,她打算到爬到三楼阁楼唱歌,让整个乐安府的每个角落都留下她的歌声。

前世她在南方住了二十年也没见过雪,没玩过雪,没想到今世能住在北国。

冬日煮酒赏雪景,或一边用干净洁白的雪煮茶,一边赏梅花,妙哉!妙哉!

“别像个嬷嬷那么啰嗦啦!阿欢你也来吗?堆雪人好好玩,我还要堆几个了,阿铭你也来啊!快来呀!”她回头看着站在自己背后一米远的卫铭,万年不变的冰山脸,她从未感觉他很冷。

大概就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吧!她一点也不嫌弃他嘴笨,不会用甜言蜜语哄自己。

虽然蹲久了,双脚有点麻,但她也不放弃堆雪人,要堆六七个雪人,有萧翊他们三人,有安越和沈历风,还有卫铭和言欢,一家人都要在一起。

“小主再堆一个就回屋了好不好?”言欢蹲在她身旁,双手只戴着毛线织成的手套,这还是她这几日无聊编织的第一双手套,他很是宝贝,真不想弄脏了。

卫铭听她召唤便走了过来,却不料她突然站起身,双脚一麻,往后面倒去。

“啊——”

“小主——”卫铭大喊一声,伸出双手,幸好及时托住她,才没让她倒在雪地上,出洋相。

“小主,怎么了?吓死我了。”言欢木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站起身摸摸她身子,看看她有没有摔疼哪。

“叫你别玩了,又不信,差点摔倒了怎么办?”他忍不住埋怨一句,眼眶有着泪光闪烁。

“呵呵呵……”被他们两个盯着看,她不好意思地讪笑一声,下一秒就装可怜。“我腿麻了……阿欢……我好难受……阿铭……”

脚麻的滋味太难受了,不敢了不敢了,以后都不敢长时间蹲在地上了,她的脚唉,又麻木又酸软,好似还有一股微弱的电流穿过,太难受了。她只能整个人靠在卫铭身上,动弹不得。

“回去吧!语儿。”卫铭把她抱起来,来了一个浪漫的公主抱,让她既开心又羞涩。

他的胸膛真精壮宽阔,好温暖好有安全感。

她贴在他胸膛上,隔着厚厚的衣物听着他的心跳声,虽然听不到,但她能感觉得到,似乎和她同一个频率跳动。

“阿铭~”她抬起头,恰好看到他低着头看自己,只见他脸庞隐约可见红晕,他眼中有她,宛如把世间的快乐幸福装进眸子。

她眼中有他,得到他全部的爱恋温情。心有灵犀的那一刻两人相视而笑,就算不说话,彼此也知道对方在想什么。

进到大堂,卫铭把她放在罗汉床上,屋里烧着炭火,十分暖和。

安越坐在床边,给她按摩双脚。“好些了吗?”

“嗯……不难受了,谢谢你们,有你们在我身边真好。”她不吝舍地把他们夸了一遍,露出八颗洁白整齐的牙齿,笑得贼兮兮。

三人相视而笑,岁月静好,无人打扰这段短暂又快乐的时光。

“小的参见县主。”这时阿周进来,撞见他们和乐融融的说笑,有些尴尬,自己贸然打扰怕她生气。

“交给你的事情办妥了。”安婧语问的是每个月底采办礼物送给红莲姑姑和文清楼长的事。

上个月底就是交给阿周办的,礼物买得很合她心意,没有出现用真银子买假货糊弄她。这个月到了月底,今天天晴了,她就让他出去采办,都快中午了才回来,应该是办妥了,等到了下个月一号就让卫铭送过去。

“小的快买全了,就是……”阿周欲言又止,脸上表情很复杂。

“怎么了?”她记得阿周性格很直爽的。

阿周咬咬牙,看了一眼卫铭又看着她。“小的在采办时无意听到有人议论红楼的红莲姑姑卧床不起,情况很严重。”

他打听过那人就是对乐安县主有恩的红莲姑姑,才特意来禀告一声。她知道县主这段日子拘在府里不曾出去,应该是不知情。

若是红莲姑姑度过难关,恢复健康,他说与不说倒没什么了,若是红莲姑姑因此出了事情,县主连最后一面都没来得及见到,岂不是他的过错?

“怎么会?我记得姑姑她身体一向很强壮的啊。”安婧语有些难过和担心,站起身走到阿周面前。“你快说仔细一些,她是什么时候生病的?生的什么病?”

“小的听说是三四日前不小心染了风寒,没出两日就病得卧床不起,现在连水都喝不进去了,有气出没气进,红楼的人都快要准备寿衣棺材了。”

“放肆!岂有此理!就染上风寒而已,怎么可能就三四日的时间病得如此厉害!红楼怎么没人给我传消息?”听到红楼的人连寿衣棺材都快要准备了,气得她火冒三丈。

“王爷吩咐外面的消息不能进,里面的消息也不能出。”卫铭说了一句,言下之意就是说钟离华森这么做的原因是想保护她。

“可是这么大的事怎么可以不告诉我?红莲姑姑对我恩重如山,没有她怎会有今日的我?我……我怎么可以弃她于不顾?”她气得身体发抖,言欢走过来扶住她。

“小主,别激动,这事急不来,先去找王爷和萧国师想办法。”言欢劝道,他也知道她重情重义,绝不会背信弃义。

“阿周,你快去找尉迟公子,让他请他表弟凌神医到红楼一趟,阿欢你去找王爷他两人,我现在就要去红楼,阿铭你想拦我吗?”安婧语眼眶都红了,泪水在眼睛打转,忍着悲痛,冷静下来才想起尉迟澈的表弟凌忆琛,是个鼎鼎有名的神医。

风寒肯定能被他治好,肯定能的!

“卫铭不敢!”他的确不敢。

“小主……”见卫铭妥协了,言欢很是着急,就算她可以去红楼,起码要等瑞王爷和国师大人回来再去也不迟。

阿周听到她的吩咐,早就匆匆离开了。言欢被她瞪了一眼,无奈之下赶紧去找钟离华森,离开前让卫铭照顾好她保护好她。他出门时也带上三名会武功的护卫,因为他在她身边大半年,很多人都知道他是她的贴身小厮,如果有坏人想做坏事,比如劫走他杀害他,所以是不得不防。

“我们快走吧!”

“嗯。”

卫铭抱住她,直接用轻功飞上屋顶,不过是几个呼吸的时间,就离开了乐安府,在街道茶楼酒肆的屋顶穿梭前进,一柱香的时间就到了红楼的屋顶上,耳边狂风怒号,平衡感失重,她忍着不适,坚持到了红楼。

他把她平稳放到地面,扶住她一小会,等她慢慢恢复正常。

“我没事了。”大冬天在用轻功飞的感觉太酸爽了。

安婧语站直身,往四周看了看,发现此处竟然是自己以前住过的追月阁,和以前一模一样,静谧安详,环境干净整洁,看来是有人定期打扫。

他们刚好停在花园里,准备离开时,恰好有一个小厮听到声音,寻来查看情况,等发现了他们,被吓了一大跳。

“县主?小的拜见乐安县主!”

“免礼。你给本县主带路!我要去看姑姑。”她已习惯钟离国男子对女子的谜之尊敬了。

“好的,小的就为县主带路。”那年轻小厮险些迷失在她的美貌之下,被卫铭瞪几眼才拉回神。

红莲姑姑住处和追月阁隔得很近,不过一柱香的时间就到了,路上引来很多小厮的围观。他们都没想到离开快两月的乐安县主竟出现在红楼里,一睹真容,甚是思念。

“县主!”姑姑身边的护卫卫兴转身一见到安婧语,大吃一惊,见她不停下,想要闯进去,便阻拦她。“县主您不能进去!”

“为什么不能?姑姑待我恩重如山,她病了我本应该在床榻服侍她,你快让开!我今日非要进去不可!”

安婧语就弄不明白了,各个都阻拦她不让见姑姑,她就想尽尽孝心而已。

“让开!本县主命令你打开门!”

“本卫不是有意阻拦县主您!实在是她的情况很严重,好像会传染,她身边两个贴身小厮都生病了。今天才发现的。”已四十岁的卫兴不得不说出真相。

安婧语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屋里传来嘶哑的叫喊声。

“县主别进来!县主……咳咳咳……婧语——别进来!姑姑病了,你能来有这份心就足够了,姑姑很高兴……咳咳咳……你快回去!我的病会传染!你快回去!咳咳咳……”

一句话被红莲说得断断续续,单单咳嗽就有三次,声音听起来十分的痛苦。

安婧语贴在门窗屏息谛听,才勉强听全红莲的话,实在是声音太小太嘶哑。

“姑姑……”她哽咽着,无法想象往日光彩照人的姑姑竟生了重病,困在房里等死的憔悴样子。

“小主,王爷马上就来了,你不要着急。”卫铭走过来抱住她。

“姑姑!你放心!拼着全力我也要把你救回来!我可是说过要给你养老送终的。你放心等着!别失去信心,我一定会救你的。”

“你这傻孩子……快回去!我有这劫难是命中注定的,躲不了的,咳咳咳……你能有这份孝心,姑姑很欣慰了,咳咳咳……”

屋里的红莲面容憔悴,眼球布满恐怖的血丝,眼底一片乌黑,明显是一副步入膏肓之态。

“姑姑——”站在门外的安婧语听到红莲不停咳嗽,吓得她惊慌失措。

“小主,冷静!万事有王爷扛着,你不要冲动。”卫铭劝了一句,他答应带她来红楼,可没有答应让她照顾红莲,除非有太医的诊断,证明红莲情况可接触人,和得到王爷的准许。

“县主!”文清匆匆赶来,急得他脸色一白,赶忙把她从门窗扒拉着下来,拉到远处。

“你知道刚才你有多危险?万一你被感染了,整个红楼的所有人都得给你陪葬!你不想自己的安危,也要考虑考虑红楼的人吧。”

他的话一出立刻吓坏在场的所有人,不是他危言耸听,而是真的有这种不堪设想的悲剧后果。

他们想起她在瑞王爷心里的位置是多么重要,能为了她放弃正夫位置,心甘情愿屈位平夫,若今日她接触了红莲,感染身亡,瑞王爷岂不是会把红楼所有的人拉着给她陪葬?

他说的话有些冲,但她能听出他对自己的关心,只是他太紧张和害怕了,一时忍不住把情绪冲她发泄出来。

“我……我太担心姑姑了……对不起……”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心中的害怕和悲伤,泪水汹涌而出。

“嘤嘤嘤……姑姑……我好难受……哇哇哇……”

她大哭着,双手捂着眼睛,不停擦去如洪水奔腾的泪水。

“对不起……语儿……”文清不自主地喊出他在梦里喊过无数次的名字,他自然而然地喊出来,没有一丝的惊讶和害羞,垂下眼帘,他放在身体两侧的双手握紧拳头,隐约可见他脸上有着隐忍之色,沉默几秒,他突然抱住她。

“语儿,语儿,语儿……”他连着叫了三声她的名字,一瞬间他心中充满了力量和希望。用力紧紧地抱住她,像是要把她揉进他的体内。

这一刻他仿佛能感受到她的心脏律动,他试着控制自己的心跳,与她渐渐同一频率。

他把脸庞埋在她颈间,鼻间充斥着她淡淡的体香,很好闻很舒服,仿佛有种魔力让他缓缓舒展紧锁的眉头。

“楼长……”她有些吃惊,哭声渐渐小下来,而她垂在身体两侧的双手抬起来,放到他后背上。脸庞埋在他宽阔又温暖胸膛里,忽然想到什么,心跳扑通扑通跳动,小脸一红,更加用力抱住他。(未完待续)

点击下载第一小说app安卓客户端,无弹窗,无广告>>
作者影夏夕推荐: 超神机械师 轮回乐园 逆天邪神 武破九荒 凌天战尊 元尊 都市极品医仙 最强狂兵 明朝败家子 天师神医